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長梁志鵬已調任至體改司 歷年演講要點一覽
發布者:lzx | 來源:光伏們 | 0評論 | 1082查看 | 2019-07-05 09:13:24    

近日,記者獲悉,國家能源局原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以下簡稱“新能源司”)副司長梁志鵬已調任至法制和體制改革司擔任副司長。據了解,自《中華人民共和國可再生能源法》(修改版)開始,梁志鵬副司長(時任新能源處處長)便開始分管光伏、光熱等新能源業務,其間,中國光伏產業在政策的推動下取得了健康良性的發展。


為了進一步降低成本,積累大型光伏電站建設和管理經驗,國家能源局在2009年和2010年啟動了兩批光伏特許權招標,這成為新能源司推動光伏產業發展的開端。


2011年,中國光伏產業先后遭遇美國、歐盟雙反,行業萎靡。為打開國內市場需求,在上述兩批特許權項目實施經驗的支持下,梁志鵬所在的新能源司主導推出了我國首個光伏發電標桿上網電價。當年我國光伏新增并網容量超過2000MW,這也給了在雙反夾擊下的尚德、英利、天合、晶澳等一大批老牌光伏企業一絲喘息的機會。


2013年,面對全球光伏市場需求增速減緩、產品出口阻力增大、光伏產業發展不協調、光伏企業普遍經營困難等嚴峻形勢,《國務院關于促進光伏產業健康發展的若干意見》(國發〔2013〕24號)出臺,提出了編制實施光伏產業發展規劃、完善電價和補貼制度、改進補貼資金管理等要求,明確了我國光伏產業發展的框架與機制。


之后,在國家能源局新能源司的推動下,《關于發揮價格杠桿作用促進光伏產業健康發展的通知》出臺,首次劃分I類、II類、III類資源區,并確定三類資源區光伏上網標桿電價以及分布式光伏發電項目的電價補貼標準。在政策的引導下,當年光伏發電新增并網容量超過10GW。


2014年,國家能源局與國務院扶貧辦聯合發布《實施光伏扶貧工程工作方案的通知》,明確利用6年時間,到2020年,開展光伏發電產業扶貧工程。2019年,最后一批光伏扶貧項目名單已下發,光伏扶貧的開展為我國扶貧攻堅戰做出了重要貢獻。


隨著我國光伏市場的漸成規模,同質化競爭日益嚴重。為打破這一局面,2015年大同領跑者一期項目啟動,標志著我國光伏領跑計劃的正式開啟。在三批領跑基地帶動下,我國光伏產業技術升級得到提速,同時也加快了光伏平價上網的進度。


2016年,國家發改委發布《關于太陽能熱發電標桿上網電價政策的通知》,核定太陽能熱發電標桿上網電價為每千瓦時1.15元,同時批復了20個太陽能熱發電示范項。2018年中廣核德令哈項目、首航節能敦煌項目、中控太陽能德令哈項目共計200MW光熱示范項目建成并網,預計2019年全國光熱裝機量有望超過500MW。在全球光熱領域,我國開始占據一席之地。


在這十年間,我國光伏產業發展已經躍居世界第一梯隊。其中,光伏制造端產能在全球占比均名列前茅,下游應用市場更從2009年的不足1GW增至2018年的174GW。目前,光伏產業是我國目前為數不多的、可同步參與國際競爭并在產業化方面取得領先優勢的產業。這一系列成績也證明國家能源局力推光伏作為能源發展的重點方向是正確的。


微信圖片_20190705091558.jpg

圖:2018年光伏產業各環節產量及全球占比情況(來源:CPIA)


在風電產業方面,從2008年至2018年,我國陸上風電新增裝機連續十年全球第一。截至2018年,中國陸上風電累計裝機206GW,陸上和海上累計裝機210.6GW,成為世界首個陸上風電總裝機超過200GW的國家。


而首批光熱示范項目帶來的產業及建設經驗也推動了我國一批光熱企業走出國門參與全球光熱項目的工程建設。


值得一提的是,作為風電、光伏等可再生能源補貼來源的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基金標準,也是在新能源司的推動下,先后進行了三次上調。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標準從2009年的4厘/千瓦時上調至2012年的8厘/千瓦時,之后又經兩次上調至當前的1.9分/千瓦時,也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了過去數年我國新能源產業的快速規模發展。


以下摘取了梁志鵬副司長過去數年公開演講中的部分內容,以供新能源行業參考與借鑒。


2018年國家能源局召開的例行新聞發布會:


國家發展改革委和國家能源局將督促各省和電網企業制定年度目標任務,采取多種措施,確保棄水棄風棄光電量和限電的比例逐年下降。2018年將進一步明顯減少棄水棄風棄光電量,到2020年在全國范圍內有效解決棄水棄風棄光問題。


2018年國家能源局召開的例行新聞發布會:


積極推進平價等無補貼風電、光伏發電項目建設,率先在資源條件好、建設成本低、市場消納條件落實的地區,確定一批無須國家補貼的平價或者低價風電、光伏發電建設。將按照《關于積極推進電力市場化交易進一步完善交易機制的通知》開展各種可再生能源電力交易,擴大跨區消納,進一步加強可再生能源的送出和消納工作。


2017北京國際風能大會暨展覽會(CWP2017):


到2020年,中國棄風、棄水、棄光問題將得到基本解決。風電在新能源當中需要率先擺脫社會補貼。


2017年第三屆中國太陽能熱發電大會:


示范項目建設是不是成功,不是看這些項目是不是建成,而是看我們整個產業體系能不能形成,我們的技術能不能實現可靠的運行。我們能不能通過階段性的示范,示范工程的建設,進一步降低成本,而不是讓我們又找到一個可以盈利的領域


2017年第十一屆中國新能源國際高峰論壇:


光伏的棄電率已經下降了4.5%。相信在各個方面繼續努力,可以在兩年左右時間內基本上解決棄風、棄光問題。“降低成本”成了解決問題最關鍵的一把鑰匙。以光伏發電為例,幾個項目同比國外項目還是成本較高的,包括土地、電網送出、資金高出國際水平、稅收、限電、補貼拖欠等,如果把這些非光伏技術成本去除,至少有0.1元/度的下降空間。


2016光伏領袖峰會:


光伏企業都在關注限電、補貼、指標三大難題,關心國家政策能持續多長時間,是否繼續支持行業發展。我認為,企業不能只想著“國家能給我什么”,而應該想“現在和未來能為國家做什么”。從全球范圍看,光伏行業需要思考,到2020年和2025年,效率能提高到什么水平?價格能降低到什么水平?作為一種依靠政策支持和財政補貼的能源,什么時候能“畢業”?這是一項綜合性任務,既包括國家的技術研發體系,需要加大有關投入,也包括先進企業,需要不斷增加技術研發投入,強化技術研發力量,拿出最優質產品。這是中國光伏產業界應該承擔的責任。


2017年國家能源局新聞發布會:


“十三五”時期光伏發電的主要任務是產業升級、降低成本、擴大應用。在光伏建設的規模方面,不是簡單地規模越大越好,而是要把光伏的規模化發展和產業的技術進步結合起來,在這方面要堅持正確導向,并不是簡單地在各個地方建光伏電站,盲目地擴大建設規模并不能帶來光伏產業的技術進步。


一位業內資深人士評價到,“也許很多人會在多年以后,懷念一個人或者一批人。常人總是容易忘記,但大同的藍天、壩上的風光、沙漠的光熱、峽谷的水能、貧困戶的屋頂都在記錄、都在記著:這個偉大的時代,曾有一位、一批平凡卻殫精竭慮的人為可再生能源做的貢獻!”


僅以此致敬曾為新能源產業發展做出貢獻的所有人。

最新評論
0人參與
馬上參與
十一选五最简单技巧